湖北快3网上投注

网站导航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首页 > 学校新闻
《钱江晚报》报道了我校教授李杭育创作与教学事迹
发布时间:2019-08-01 14:22:16   浏览次数:122
【字体: 】   【关闭窗口】  【打印该页】
《钱江晚报》报道了我校教授李杭育创作与教学事迹

9月13日,钱江晚报全民阅读周刊共三个版面大幅报道了对我校教师李杭育的采访,介绍了他的作品、创作理念和在我校的一些教学情况。

原文如下:

跟着本报记者去听李杭育的一堂写作课

写作者的观念和人生态度这样勾连

本报首席记者 王湛 实习生 张唯/文 魏志阳/摄

浙江理工大学文传学院400教室。8位大二的学生。

讲台上的李杭育身穿短袖T恤和牛仔裤,脚蹬一双布鞋,逐篇讲解学生们上交的作文。

这是李杭育在浙江理工大学文化与传播学院所开的第六届写作课。2003年进入浙江理工大学任教之后,李杭育先后开过电影语言和写作这两门课。

学生从我身上 学到写文章之外的很多东西

记者(以下简称记):你并不对学生们的习作发表任何评论,只是仔细地指出他们行文中的小错误,并用不同的符号标注不同类型的错误,一一讲解错误的原因。那您认为,写作者的基本修养是什么?

李杭育(以下简称李):首先,卷面干净是文章的基本要求。

其次,在崇尚自由表达的前提下“关注自己身边的生活”。观察是写作的基础,这叫“贴地”。

再次,在精准、透彻的观察力和想象力之上顺着文章的“势”写作,才能达到畅通无阻的感觉。这叫“飞天”。

记:今天课上学生比较羞涩,不太敢说话。他们写得怎么样?

李:之后会好起来的,现在还不太熟悉,我喜欢学生们积极踊跃发言。一个学期过后,就会开始问我一些婚恋方面的话题了,会很放开。

他们会越写越好。我第一届的学生现在已经获得两次新华社的好新闻奖,当时他写家乡的故事,有一篇很有趣,叫做《抱个冬瓜学游泳》。没听说过吧?因为大冬瓜浮力很大,小朋友可以当救生圈一样抱着游泳。

记:您现在接触到许多大学生,和您读大学的时候比起来,他们有什么不同?

李:我读大学的时候为了埋头写小说,经常逃课,还因此受过处分。但是我逃课是在两节课课间溜掉或者干脆不去。可是现在课堂上学生当着老师的面说走就走。拿我之前上的公选课电影语言举例,这门课学生很多,有190个。我从不点名,学风问题不是我该管的,专门有人抓。

电影语言课有两个学分,上一个学期。我的要求很低,不考试,只写影评。期中和期末各交一篇,每篇1000字左右。

我像个幼儿园阿姨似的从第一周开始提醒他们交作业,一直提醒到期末。但是每年都还是有学生不交。学期结束时我把成绩上报教务处,之后就有不及格的学生打电话给我哭哭啼啼的。

记:您和学生的关系怎么样?

李:写作班之前停了两年,现在又开。有些学生结婚了会邀请我,平时也和我泡吧、小聚。他们觉得从我身上学到超过写文章的很多东西。

记:大学毕业的时候,您有一个当老师的机会,当时放弃了,为什么后来接受了浙江理工大学的邀请?

李:在大学当老师和中小学老师很不一样。中小学老师一定要很为人师表,大学是一种更开放的教学。你们都是成年人了,我的状态也不会对孩子造成不好的影响。比如我很散淡的生活方式不符合中小学老师的要求。而且那时候我刚离开学校不想干和学校有关的事。

二十多年后我乐于当教师,因为我一年年老去,需要从学生身上感受青春气息。他们毕业之后还喜欢和我来往,说明我还不老。

记:您平时看一些什么书?

李:以前我的阅读面极广。自然科学方面,像是宇宙、天体物理学、生命起源方面、量子力学。然后我喜欢读历史,比如我读《世界通史》,尤其喜欢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战争史。我甚至读女性保养的书。作家对生命科学一定要感兴趣。近几年读的比较少,主要读画册。有的是看很小的细部的。我读出所有大画家都是越画越主观。当然,在他写实的阶段已经表现出了个性。

记:现在不太有人看书,您对学生们的阅读有什么建议。

李:现在人看手机的时间远比看书多,我不说别人,我这两年也很少看书。但我有积累,你们还那么年轻没有积累。看书我认为最重要的是要打通,互相印证,给自己建立起世界的图景。

不怕孩子恋爱失败 怕她怨天尤人

记:你对女儿的教育问题很有心得,和她们相处的多吗?

李:我和大女儿相处时间很多。我是专业作家,在家里上班,而她妈是事业型的女人,深圳、上海、南京、北京,满天下出差。我大女儿从小学五年级开始就跟着我长大,我对她有很深的影响力。

做父母,最好的是和子女培养出聊天型的关系。

我对家长打孩子的教育方式深痛恶绝。我对女儿也是这样,我不打她,只是不和她说话。女儿说这是冷暴力。她受不了。她喜欢和我聊天,所以受不了。

记:为什么她会喜欢和你聊天?

李:首先我和她是平等的,没有代沟,其次我要很诚实。现在的孩子很聪明,你一撒谎她就能感觉得出来。

我举个例子,我女儿在成都读本科,大二暑假回杭州,一天下午和我聊天。我问她有没有找男朋友,她说还没有。我说可以找了,我和你妈就是大学里在一起的。她问我什么样的男人可以交往。我说:第一有责任感,第二生动有趣。我女儿说:这不是说你自己吗。我说,你这个人就不会喜欢很闷的人。

那个下午我鼓励她十二个字:勇于实践、不怕失败、卷土重来。我不怕她恋爱失败,最怕她恋爱失败之后怨天尤人。我要她快乐。

这一年的十月,我和她妈在成都请她室友吃饭。饭桌上她室友说,她们很羡慕她。因为她们中两个人有男朋友了却不敢告诉父母,不像我政策那么宽。我想她肯定把我的话告诉她们了。

记:你女儿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李:我女儿非常大胆、独立自主。

我女儿出国前,我在南山路酒吧给她践行,在场的还有很多我的朋友,那时候,我跟她妈妈离婚了。她站起来举杯,说:各位叔叔,拜托给我爸爸找一个老婆。这个场景让我很多老朋友记忆犹新。

记:您和现在的妻子结婚的时候,她带过来的小女儿17岁,但她一个礼拜就叫您爸爸了。

李:小女儿一直觉得他妈妈很软弱,受欺负得不到妈妈的支持,总是妈妈去向别人道歉。所以她当时十分叛逆。小女儿之前在读职业高中。有一天学校放学把她扣住不让她回来,说她抽烟。当时学校打电话给我,我说请把孩子放回来,我会尽到家长教育的责任。学校态度很不好,我很生气,说几点前不放回来,我要报警了。这个事情我女儿很感动。回来我问她到底有没有抽烟,她说没有。我相信她,我说那就好,这个事情就过去了。她现在也根本是不抽烟的。

有一天她和我们吃饭,突然说了一句,眼睛也没有看着我,说:爸爸我想读大学。照她当时的情况,只能出国读。这个决定是比较艰难的,她现在已经毕业了。有朋友议论我,小女儿又不是你生的,为什么要供她读书。我说你们太狭隘。我小女儿嫁得好,我老婆才没有后顾之忧。我过得也会比较舒服。

新闻网站来源:http://qjwbepaper.qjwb.com.cn/html/2015-09/13/content_3155877.htm?div=-1